怀念恩师
作者:管理员      发表于:2021年08月26日      阅读量:

王邦佐老师竟然永远离开了!离开的如此令人不舍,使我非常不情愿用“去世”这样的词!

哀悼吾师!怀念吾师!

虽然理智上清醒地知道每个人都会有永远离开的那一天,但情感上总是不接受像王老师这样的人竟然就这样离开了!老师住院期间特别是初期每次看望他时,看到他精神不错,谈吐中气十足,常常劝老师干脆出院回家。因为潜意识中总是泛起对“老人住院”的担心。

恩师永远离开了,留给学生的只剩永远的怀念!近几日,我的怀念常常为遗憾所中断。也许遗憾是由怀念引起的,或者本身就是怀念的一种形式。2019年秋季的一天,在华东医院的病房老师嘱咐我找个机会把同学们都召集起来,见个面聊一聊。我说等春节,或明年6月您生日的时候吧。他似乎也更倾向2020年6月的某个日子。记得2014年6月16日,我们全部博士生(一个都不少)在市委党校同老师一起欢聚一堂,吃了顿饭,各自向老师汇报了自己的情况(老师一直反对为他过生日)。也许是受到这次聚会的影响,老师与我都认为可以期待次年6月的这次聚会。然天不随人愿,新冠疫情打乱了老师和我们学生们的共同期待!

遗憾!深深的遗憾!当时,我为什么不立即着手安排这次聚会呢?那样的话许多同学还有同老师见最后一面的机会!

今年是我从复旦国政系博士毕业20周年。算起来老师与我的师生情已持续23年之久!23年来,无数次的聆听老师教诲,无数次的促膝深谈,老师的音容笑貌仿佛在“平行空间”中依然如故……

记得23年前,博士生入学考试报名之前,我联系老师希望见个面,本意是想请老师吃顿饭,加深一下对我这个还谈不上能够入门学生的印象,结果是老师把我带到了上海师大的教工食堂,他买单我吃饭。这就是我与老师的初次见面。

记得入学第二年,家人来复旦探亲,当时已经66岁非常忙碌的老师竟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带我们全家游览了上海的若干景观。20多年来,每当孩子们看到当时老师与他们在浦东世纪公园的照片,总是指着照片说:“啊,王爷爷”。其实,小女与老师总共也没见过几次面,但那句“啊、王爷爷”分明就是亲人般的呼喊!

记得博士毕业之时,正值党的十六大提出社会主义政治文明。老师嘱咐我说,政治文明说到底是个历史属性的话题,要求我集中精力带领几个仍在读的博士同学从政治史的角度研究一下这个问题。老师把他收集到写满了批注的许多资料都给了我。当时,我循着党的十五大提出的依法治国方略,刚刚完成了司法体制改革的研究,正苦于下一步研究主题的选择。今天回想起来,老师对我的专业发展,不经意中的影响都是方向性的。同仁们都说老师对后辈的提携是十分用心的,这一点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比我更感同身受!

记得每次研讨会老师常常令人茅塞顿开的侃侃而谈!

记得老师的儒雅风度和宽广气度!

记得老师的“实事求是、留有余地”的处世原则!

23年同老师相处,有很多事情是那么的令人难忘,从而成为令我永远怀念的事!

哀悼吾师!怀念吾师!

学生 程竹汝

上一条:王老师教我讲政治——痛悼恩师
下一条:邦佐老师终于看到了他的最后一个成果